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路,这样走过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异界文学网 -[收藏本文]

今天,我入驻江山网刚好一年。回望一年来的文学创作,一些感怀的画面便历历在目……

我眼前,社团顾问沁香一瓣老师的《微型和小小说之我见》,正跳跃着这样一段话:

写小小说,要求我们有能够选取“小中见大”的材料。小小说篇幅较短,二千字以内,但道理不浅。女作家秀水写的《民心路》就是这样一篇优秀。文章是写修路而引发的,说的是武村一直没有水泥路,村民们常年出行不便,新上任的村长武军将村民的难处都放在眼里,记在心上,为此他用自家的存款垫上一部分资金,带着人们轰轰烈地将路修起来。然而,劳累过度的他在住院期间,竟然得知村民因路界的偏差问题产生矛盾,心急如焚的他拔了针管,来到现场。一番动情的劝说,一番发人深省的教诲,化解了纠纷……短小精悍的故事,却是大大的道理,就是力量,每个人都应该将集体的利益放在首位,含义深长,演绎了为人民谋利益的人间真谛。《子应征》也写得短小精悍,作者将构思巧妙的故事,伏笔在朴实凝练的描述中,尽显了冬子的真实心理和子情怀,同时从侧面鞭挞了一些不正之风。整篇小说以冬子想当兵为主线,将跌宕起伏的故事娓娓道来。主题鲜明,内容深刻,读来紧扣心弦,寓意深远,可称谓弘扬正能量的。特别是在人物对白的处理上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更显了小说的精致独到。这二篇精彩小小说为何被《安阳日报》看中,其道理不言而喻。

——看得出,沁香一瓣老师将我发在《安阳日报》的两篇小小说,作为讲座形式引为美谈了。对于沁香一瓣老师的这份厚爱,我只觉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得受之有愧,脸儿烫烫的。尤其这段话中“女作家秀水”几个字眼,更让我惴惴不安,殊不知,“作家”头衔曾有着怎样的来龙去脉……

说起来真有意思,去年季,我心血来潮,竟怀着一颗雯诚的心,拜访了当地的“文联”组织。我以为,像我这文学底子薄弱的文学爱好者,想在最短的内走上创作的正道,必须在“文联”这样专门的环境中才能找到的路。

当时,文联副主席王老师接待了我。一番诚恳的交谈后,王老师和蔼地告诉我:“看了你的网文,还是有一定潜力的。这样吧,你写几篇900到1200字以内的小说,我帮你推荐纸媒,如果发表成功,你就可以申请正式的作协会员了。”( 文章网:www.sanwen.net )

领到了王老师下达的“任务”,我像个应试的,兴奋而紧张,连走路和做都在构思小说。很快,根据农村修路中发生的故事构思而成的《修路》,便在键盘上完稿了,只可惜2300的字数,超出要求很多。“怎么办?哪一句都很必要,删掉哪一句都不合适呀!”我陷入短暂的愁闷中。

愁到极点,脑子就会豁然开朗。这时,我想起一位很有才情的江苏网友,向他求教,或许能帮我压缩点字数。我在对话框里给网友留言后,心中的忐忑简直无法比拟。要知道,认识这位网友近一年了,除了偶尔的空间互动,我们很少交流,网友会为我的文字义务费神吗?

从早起留言武汉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后,直到午后,网友的头像才跳跃起来!我像盼到了救星,急切而小心翼翼地点开对话框——哇!他说,他愿意陪我探讨文字!那一刻,我激动的双手交相急搓,嘴角上扬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隔屏,只有发一个虚拟的表情,抱拳致谢。

和网友一番探讨后,《修路》一文,字数达标,更流畅,主题更突出,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我迫不及待地将《修路》发给文联王老师,只待《安阳日报》给我发来好消息。

在焦急忐忑的等候中,文联王老师打来的电话,如当头一棒,令我高涨的心绪一落千丈:“此文推荐报社后,作品版主编通过了,可惜排版时没被选用,原因是文中出现了真实的人名和地名。”

《安阳日报》是安阳市的机关报,把关很严格,居然看出文中的名字是真实的!难道写小说必须虚拟人名和地名吗?到底怎样的文字才属于“小说”的定义?我陷入茫茫然,刚刚燃烧的创作火焰,好似遇到了瓢泼大,在不甘心没落中奄奄一息。

这时候,我想起社团顾问沁香一瓣老师,据说,追随他的文学爱好者很多,而且,只要文学爱好者在创作中遇到疑难,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的手,为文学爱好者们排忧解难、指点迷津。在的心中,他德高望重,是有着玉壶冰心般品质的师者。

我怀着试试看的心,将心中的迷茫飞笺给认识不久的沁香一瓣老师。沁香一瓣老师果真是位热心肠的师者,他告诉我:写小说必须跳出真实的格局,要做到“源于而高于生活”;塑造人物形象,可以将几个人的特点集中在一人身上,要用典型的故郑州癫痫病医院能不能治好事树立典型的形象;写作要向纯文学方向靠拢,要传递正能量……

就这样,惜时如金的沁香一瓣老师重新帮我精修了《修路》,特别是文末,收笔很美,更好的升华了主题。他告诉我:“可以向报社投稿了。”

我第二次将《修路》发给文联王老师。在作品被刊登的消息时,我像高考后的学子,焦急而惶恐,那是一种经得起喜悦却经不起没落的艰难。

终于有一天,文联的王老师打来电话:“恭喜你,大作即将刊登!另外,我把小说的题目《修路》改成《民心路》了,这样更完美!”

我傻傻地握着手机,兀自喃喃:“哇!我的作品刊登在《安阳日报》了?我没听错吧?”还好,似梦似幻中,我没忘记向王老师致谢。放下手机,我借便利的网络,第一时间给江苏网友和沁香一瓣老师发出喜讯,并分别告诉他们:“您精心帮我修改的文章上,只冠着我的名字,您不介意吧?真诚谢谢您助我成长!”我当时的情形,不亚于拿到奖状的学生,手舞足蹈,兴高采烈。

江苏网友和沁香一瓣老师分别发来祝词:这一刻,你一定很激动、很兴奋,祝贺你!

看!这就是助我成长的网友和老师!他们曾为《民心路》耗时耗力,在《民心路》喜登纸媒后却没有争功邀名!如果他们没有高风亮节的师者风范,如果他们没有玉壶冰心般的品质,他们会平静地祝贺我吗?难得的是,经过《民心路》写作,我学到很多知识,并真正的领悟了“作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含义!助我成长的老师们哦,隔着网络,我要说多少遍“谢谢女性癫痫怎么治疗?您”才能表达我的心意呢?

后来,经沁香一瓣老师指导过的《冬子应征》又成功发表于《安阳日报》……再后来,我如愿加入了地方作协。

唠叨了这些,只为释放心中的惴惴不安,道明我的“作家”由来。也许有人会笑我:“你怎么这么‘露底’呢?喊你一声‘作家’不神气吗”我要说:“做人,要坦诚,要懂得感恩,我如此‘露底’,只为感恩一路上助我成长的人。另外,‘作家’二字,不仅仅是一个头衔,更是一种。真正的作家,要肩负起时代重任,要用文字去鞭挞丑恶、颂扬美善、传递正能量。而我,只是一个前脚踏进‘作协’门后脚还在门外运力的人,根本谈不上是真正的作家,即如,不是每个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人,我们都会称之为‘主席’。沁香一瓣老师之所以在他作品里称我为‘作家’,是因为他在鼓舞我、勉励我成长。一个走在文学探索路上的人,实在没有资本‘神气’,何况,真正的作家也不会趾高气扬、神气活现。”

东扯西拉,终是想借文字留下一路走来的。欲住笔的此刻,我想告诫:文学之路,任重而道远,不要以为加入了地方“作协”就是名副其实的作家了;也不要因为“作家”头衔而压力重大,唯恐笔下的文字对不起“作家”称谓而辍笔停耕,结果白白荒芜了时光!“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高楼万丈起于尘土”,且让自己颤巍巍的双脚,逐渐走稳,在文学的天地、在沁香一瓣老师的指引下,走出一条光明的大道吧——

(写于2015.05.03)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