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身陷“典当婚姻”,受困“替身丈夫”法制

时间:2021-07-09来源:异界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帅哥在经历求职打工的艰辛屈辱过程中,用“典当婚姻”作交易换取一份工作,不料身陷爱情泥潭中苦苦挣扎却无法自拔……

  

  历经挫折:落魄男儿抵押婚姻舍身成“仁”

  

  田峰出生于广西邕宁县百济乡,走出大学校门后他决定到成都去发展。在列车上,坐在硬座对面的一个女孩主动跟他打招呼,她说自己也是应届毕业生,两人很快有了共同语言。女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恰到好处的樱桃小嘴,让田峰一路上睡意顿消。田峰将随身携带的茶叶蛋给她吃,女孩也将可口可乐饮料回赠田峰。田峰不一会便感到头晕,眼皮打颤,直到列车员将他摇来晃去叫醒时,田峰才知道到了终点站。他发现“大眼睛女孩”不见了,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行李,顿时傻了眼:毕业证、手机和1300元“创业基金”不翼而飞。

  他失魂落魄地打道回府广西。

  田峰在邕宁县找工作仍不顺。就在他借酒浇愁时,好运不期而遇降临到他身上。

  2002年5月上旬,他的堂兄田浩驾驶轿车到他家门口,令田峰受宠若惊。42岁的堂兄现任邕宁县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毕业前夕田峰曾写信恳求堂兄“关照”,堂兄义正辞严地拒绝:“作为公司一把手,我岂能以权谋私?”如今堂兄大驾光临,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下属的一家子公司正缺一位仓库保管员,工作轻松,待遇不错,这个机会就留给你吧。”田峰当时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不过,你得帮大哥一个忙,”田浩突然话锋一转,“你必须马上结婚!”

  “大哥开玩笑吧?”田峰一听便乐了,“我至今连女朋友都没谈,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呢跟谁结婚啊?”

  “是这样的,”田浩解释说,“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个厅级高官,他在外面有个情人,现在已经怀孕数月。为了给私生子上户口,只好找个临时爸爸。作为好朋友,我不好意思推脱啊!”

  田峰终于明白堂兄此行的目的:让他用婚姻作抵押,换取一份稳定的工作。面对“天赐姻缘”,田峰沉默不语。在他心中,婚姻是神圣的,岂能与一个陌生女人闪电般地走上红地毯?那洞房花烛夜将是何等尴尬!

  堂兄见田峰犹豫不决,安慰他说:“一旦二奶分娩,你可以马上离婚,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经过一阵思想斗争,田峰认为既然是短暂的“替身丈夫”,那就成人之美吧。

  第二天,田峰如愿以偿地到公司报到上班。一个月后,堂兄打电话让田峰到县民政局等候,说厅官的二奶马上赶过去和他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一个小时后,田峰终于见到了厅官神秘的二奶。只见她20出头,肚子微微隆起,一头飘逸的长发,丰满妩媚。两人先到附近拍摄结婚登记快照,随后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大大方方地走进婚姻登记处。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厅官二奶名叫潘冬妮。

  两人手捧红色烫金的《结婚证》亲昵地走出民政局后,田峰害羞地说:“我的宿舍很凌乱,回到家还靠你这个新娘打理哦。”不料,潘冬妮冲田峰一笑:“对不起,老公!今夜我不能和你进洞房,你堂兄没给你讲清楚吗?”然后一甩秀发飘然而去。田峰这才想起了自己“替身丈夫”的身份!

  此后,田峰再也没见过“新娘”,不知道她身居何处。他把《结婚证》扔在抽屉里,没多久便把“妻子”的名字忘了。田峰自从上班后,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晚上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他是田总的堂弟,给他奉烟递茶、笑脸相迎,让田峰第一次感到扬眉吐气。

  

  泥潭挣扎:“替身丈夫”遭受“掐刑”里外不是人

  

  田峰有了工作变得自信起来,开始寻觅意中人。不久,一位叫杨灿的白领丽人闯进了他的生活。

  杨灿比田峰大3岁。她身段优美,声音很甜,能歌善舞。经过一段时间接触,这对“姐弟恋”山盟海誓爱得难舍难分。杨灿带着帅哥男友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田峰也搂着漂亮女友乐滋滋地在亲友面前炫耀风光。

  “亲爱的,我有喜了!”3个月后,杨灿对田峰悄悄耳语。田峰顿时一惊,要求将孩子打掉。“不!”杨灿说,“我已经26岁了,不想堕胎受罪。如果你真心爱我,咱俩就快结婚吧!”

  与此同时,丈母娘也催田峰快点把婚事办了,做个上门乘龙快婿。丈母娘还根据生辰八字选定了良辰吉日。这让田峰慌了手脚:自己现在是个“已婚”男人,岂能再娶老婆?情急之下,田峰找到堂兄田浩,委婉地说:“厅官二奶的孩子现在已经上了户口,我俩是不是可以离婚了?”

  “不行!”堂兄一席话让他傻了眼,“根据法律规定,女方哺乳期间男方不得提出离婚!”

  首次离婚受挫后,田峰只好找各种借口推迟婚期,引起了女友杨灿的不满与怀疑,要求田峰给一个明确的解释,田峰支支吾吾,闪烁其词。杨灿认为男友对自己不诚心,于是红颜一怒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婚期不变,过期不候。”

  眼看良辰吉日一天天逼近,田峰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再次找到堂兄要求“解脱婚姻”。这次田峰鼓足勇气将自己与杨灿的“婚外恋”和陕西那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盘托出,堂兄田浩先是一愣,接着披露了“二奶”潘冬妮的身份,令田峰瞠目结舌!

  “实话告诉你,潘冬妮并非什么厅官的二奶,实际上是我的女人。”田浩一五一十地坦白了自己的风流韵事……

  “堂弟,你帮人要帮到底啊!”说到这儿,田浩的眼泪差点要流了出来,“你再受点委屈吧,等再拖上几个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堂兄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晚,心烦意乱的田峰一个人在酒吧灌得酩酊大醉。也许酒后吐真言,田峰将自己的“婚姻状况”一股脑儿向女友杨灿作了招供,乞求女友理解与宽恕。

  “啪啪!”田峰顿感脸上火辣辣的,杨灿左右开弓耳光响亮,扇得田峰眼冒金星:“你这个爱情骗子!为什么要害我?”杨灿扑上去抓住田峰的衣领咆哮道,撕打中,她尖长的指甲在田峰脸上和手臂上 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杨灿撕毁了刚刚填写好的一大叠婚礼请柬,第二天一个人含泪到医院打掉了胎儿,带着伤痕累累的身心逃出了田峰的视线。

  田峰失恋后,堂兄田浩闻讯前来慰问,并给田峰买了一部时尚手机和一套高档西服以示奖赏,令田峰感到非常别扭。那几天,“妻子”潘冬妮也时不时深夜来电,香声酥语地安慰:“老公,让你受委屈了!有或许是田峰艳福不浅,就在他陷入失恋痛苦中时,一位叫冯璐的保险公司女职员与他邂逅。有了前车之鉴,田峰害怕跟上次一样命运掌握在堂兄的手里,因此萌生辞职的念头,以摆脱堂兄的控制。终于有一天,田峰把牙一咬,卷起铺盖不辞而别。

  

  血本无归:噩梦醒来被困“围城”几多愁

  

  然而,辞职后的田峰既没有资金“做老板癫痫吃药后一天也还有一次发作怎么办”,又找不到体面的工作,整天在大街上晃晃悠悠。女友冯璐本来对田峰丢掉稳定的工作突然离职感到蹊跷,如今见男友无所事事,便提醒他:“一个男人连自食其力都不能,他就更没有支撑婚姻家庭的能力。没有牛奶面包将来怎么过日子?”田峰听懂了女友的话外音:如果自己再这样“晃悠”下去,第二次恋爱恐怕又要黄了。痛定思痛之后,他决定先保住爱情要紧。

  “堂兄,前段时间我心情不好,没打招呼出去玩了一段时间。”离岗两个月后,田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找到田浩要求“复职”。令他欣慰的是,堂兄没有责怪他,只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凡事都有得有失,就看你如何处理与把握。”

  重新回到公司上班后,女友的脸色“阴转多云”。就在田峰脸上重新泛起幸福的红晕时,“妻子”的突然现身将她拖进了另一个漩涡。

  2004年春节前夕,潘冬妮怀抱孩子轻轻敲开了田峰的宿舍,让他大吃一惊。自从领取结婚证后,“妻子”还是第一次走进“家门”。潘冬妮亲自下厨给田峰做了几道菜,并陪他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令“丈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做了我两年多的老公,我还没伺候过你呢。”潘冬妮起身给田峰敬酒,自己也仰脖一饮而尽。那晚,潘冬妮娓娓叙来,谈自己成长经历,谈一个女孩出来打工的艰辛,还把用生孩子的办法“套牢”情夫田浩的“生存策略”和盘托出。“其实我错了,这种办法根本套不住他,”潘冬妮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田浩是个怕老婆的人,为了保住自己总经理的位子,他白天找我寻欢作乐,夜晚回家和老婆同床同枕。许多个漫漫长夜里,梦中醒来时我常常泪湿枕巾。我也是个女人啊!哪儿才是我的归宿啊?”说到伤心处,潘冬妮泪眼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