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时间:2021-07-09来源:异界文学网 -[收藏本文]

【原文】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译文】

  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喜欢。

  独自一人在暮色苍茫时依靠画栏,遥望辽阔无边的旧日江山。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象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对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间。


【赏析一】

  这是李后主以歌当哭的绝笔词。宋蔡绦《西清诗话》云: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云云。含思凄婉,未几下世。“真是亡国悲痛,千古遗恨,语意凄黯,声调惨然。至今读之,那如泣如诉的悲剧性叙述诗句,黯怆欲绝,还深深地打动人心,产生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词的上片写梦醒后感情上的急剧波动;下片写凭栏时对人生的留恋。上片前三句和后两句是采用倒装句法,为使梦中之欢和醒后之悲,两者相反相成,互为映衬,从而造成心理时空上的转换和交替。以实写之现实愁苦来造成反差,引导出虚拟之梦境欢娱,以突出自己被俘之”客“身,竟要作”贪欢“之美梦的潜意识活动。梦是潜意识的心灵投影,梦是自由而模糊的感情联想。词中正是通过”梦里“的”贪欢“,把词人内心深处虽然微弱但却顽强、不甘心死亡的生存意志艺术地表现出来了。

  诗人不是直抒胸臆,而是融情于景。伤春晓凄凉,罗衾冰似铁,听春雨潺潺,春光迟暮尽,以衬托俘虏和帝王两种人生选择的天渊之别,及其内在转化的人生悲剧。一个人只有在梦中忘掉自己俘虏的身份,才会有享受片刻欢乐的自由感。这中间包孕着多少人生喟叹的痛苦心声啊!郭��所云:”绵邈飘忽之音,最为感人深至。“(《南唐二主词汇笔》引)它中间蕴含多少春花秋月、凤箫歌彻的甜美回忆啊!这儿现实与梦境之间所经历的时空转换,实质上也就是保留在诗人知觉中的众多现象相互交织而发生的必然本质联系的一种方式。然而,随着这种假想的满足而来的真实感受,却是听雨声、伤春意、感寒重。”一晌贪欢“,不可得也。但是,人中我们仍然分明可以感受到诗人的主体意识的清醒、求索和冀盼。也就是自我价值的思考和呼唤。

  词的下片,从”独自暮凭栏“一句,引入江山故国之情思。”暮“,多本作”莫“。诗人提醒自己切莫独自凭栏徒增感伤。但现据俞平伯《唐宋词选释》云:”下片从‘凭栏’生出,略点晚景,‘无限关山’以下,转入沉思境界,作‘暮’字自好。今从《全唐诗》写作‘暮’。“妙哉,斯言!暮色苍茫,仿佛”无限关山“都披上了一层浓郁而感伤的暮蔼色彩,显得朦胧而模糊,闪烁着神秘和隽永的光泽,此情此景,谁能不感慨万千呢?这儿的”无限关山“作为诗情常有的象征意蕴,是与”肇庆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一晌贪欢“有着内在机制联系,甚至可说,是为其提供了物质的、精神的基础。诗人多少物质享受和人间欢乐都曾经发生在那一大片可爱的”无限关山“的江南故土上,这是其内心视觉正在不断捕捉的系列动人景象,象彩色银幕一样绚丽缤纷。至此我们才会深深感到”别时容易见时难“一句,实在悲愤无比、沉郁之极。这决不是一般的”别易会难,古今所同“的轻微叹息,而是对国破家亡一种极其委婉而凄惨的呻吟和呼唤。其中蕴含着绝望、诀别、留恋、希冀、缅怀、向往等等丰富的杂糅感情,一字一泪,一声一泣,令人品味不尽,感慨难已。词的结尾,更是把这种血泪写成绝望之歌,推向感情的最高潮:”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里以”流水“、”落花“、”春去“等自然规律的不可逆转,来反复暗喻南唐的灭亡和欢乐的消逝。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释》中说:”流水尽矣,花落尽矣,春归去矣,而人亦将亡矣。将四种之语,并合一处作结,肝肠断绝,遗恨千古。“人的生命至此,如果还重视自我主体的价值和尊严,那么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天上人间“一声呼唤,正透露了其内心世界生与死的矛盾情结,也就是一种绝望者的希望。其实,对死的恐惧也就是对人生的清醒认识。词人是多么留恋这美好的人世间啊!但是,梦境中天堂般的帝王生活已永不复返了,现实中地狱般的俘虏生活又不愿再继续下去,活下来已没有必要了。死,就是一种优化的选择了,就是人生最合情理的归宿。从中我们不是分明感受到人的主体性的觉醒人类精神的一种超越和升华吗?

  杰出的诗篇总是”真实情感“和”人类情感“的历史统一,两者互为包孕和超越。”真实情感“和”人类情感“的历史统一,两者互为包孕和超越。”真实情感“一定要升到”人类情感“的美学高度,才能使自己的这种人生体验激志广大读者心灵的共鸣、震荡。李煜这首《浪淘沙》如果不是扣紧他的帝王身份,而是仅以此为参照,着重从诗美意象来体验和领悟,那么他此时艺术表现的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真实感情。明代李攀龙说:”结云‘春去也’,悲悼万状,为之泪不收久许。“(《草堂诗余隽》卷二)我们就会因此在悲痛的情绪中慢慢地品尝到一种真正的诗的味觉美感。


【赏析二】

  这首《浪淘沙》是李煜降宋后被掳到汴京软禁时所作,表达了他对故国、家园和往日美好生活的无限追思,反映出词人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之囚的凄凉心境。

  上阕两句采用了倒叙的手法,梦里暂时忘却了俘虏的身份,贪恋着片刻的欢愉。但美梦易醒,帘外潺潺春雨、阵阵春寒惊醒了美梦,使词人重又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里梦外的巨大反差其实也是今昔两种生活的对比,是作为一国之君和阶下之囚的对比。写梦中之”欢“,谁知梦中越欢,梦醒越苦;不着悲、愁等字眼,但悲苦之情可以想见。李清照在《声声慢》中这样写”雨“:”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愁情毕现。”帘外雨潺潺“,这雨似乎更是词人心间下起的贵州那家治疗癫痫#!好泪雨;”春意阑珊“,春光无限好,可是已经衰残了,就象美好的”往事“一去难返;”罗衾不耐五更寒“,禁不住的寒意,不仅来自自然界,更来自凄凉孤冷的内心世界。李煜《菩萨蛮》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此处表达情感更显委婉含蓄。

  ”独自暮凭栏,无限江山“,”莫“一作”暮“。”莫凭栏“是说不要凭栏,因为凭栏而望故国江山,会引起无限伤感,令人无以面对;”暮凭栏“意谓暮色苍茫中凭栏远眺,想起江山易主,无限往事,”暮“也暗指词人人生之暮。两说都可通。李商隐曾在《无题》诗中写下”相见时难别亦难“,表达了人们普遍的情感。降宋后被掳到汴京,告别旧都金陵是多么难舍难离,《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中”最是仓皇辞庙日“一句表达的正是这种情感。这里却说”别时容易“,可见”容易“是为了突出一别之后再见之难;”见时难“似也包含着好景难再,韶华已逝的感慨。”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就象水自长流、花自飘落,春天自要归去,人生的春天也已完结,一”去“字包含了多少留恋、惋惜、哀痛和沧桑。昔日人上君的地位和今日阶下囚的遭遇就象一个天上、一个人间般遥不可及。”天上人间“暗指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际遇。一说”天上人间“是个偏正短语,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意谓天上的人间,用在这里暗指自己来日无多,”天上人间“便是最后的归宿。

  这首词表达惨痛欲绝的国破家亡的情感,真可谓”语语沉痛,字字泪珠,以歌当哭,千古哀音“。词的格调悲壮,意境深远,突破了花间词派的风格。


【赏析三】

  这首词是李煜降宋后被掳到汴京软禁时所作。

  词的上阙采用倒叙写法,由实而虚,运用白描手法,再现梦醒后听雨声,伤春逝,感春寒,追写梦中贪欢情景。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一开始就渲染了一种凄凉冷落的气氛。雨声潺潺,有类愁思之不绝;春意衰残将尽,亦似乐事之无常。写景中有凄婉之情。

  ”罗衾不耐五更寒“,”五更寒“三个字进一步渲染了这种悲凉的情绪。春寒料峭,五更梦回,寒意袭人。天气寒冷,尚可添衣,然心中凄寒,怎是罗衾可暖?吟味之际,一种寒意入怀的感觉油然而生。

  为何心寒?身是客,江山易主。词人并没有写身为亡国之君,阶下之囚的现实处境。只是说”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极为简练,却意蕴深沉。梦里之所以能欢,因其不知身是客。此”不知“之欢,有自嘲之意,是更深沉的悲哀。梦里所欢,虽只是”一晌“,却依然”贪欢“。梦境短促,人意不尽,”一晌贪欢“,也不失是词人的自我慰藉,反衬现今被囚的长久苦痛。词人以乐景写哀情,倍增其哀。这种乐与苦、荣与辱、贵与贱的极大反差,触发了词人无限的亡国愁情。

  词的下阙宕开梦境,转写眼前情事,着意抒情,点出故国之思。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北京那里治疗癫痫病医院好“,以”独自“起句,说明词人此时乃孤身一人。”独自莫凭栏“语气中有劝诫之意,传达了词人此时的矛盾心境。为何”独自莫凭栏“?因为”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此二句相互呼应。江山依旧在,却易了主;人依旧在,却换了身份。物是人非,情何以堪。怀念、回忆、悔恨、忧伤,百感交集,词人又怎能忍受”凭栏“所带来的痛苦?

  ”莫凭栏“其目的是为了不触及亡国的伤痛,以免勾起对故国的哀思。可是”别时容易见时难“,词人亡国之后被擒,沦为阶下之囚,有何自由再见故国河山?人总无奈。尽管词人劝诫自己”莫凭栏“,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对故国的眷念之情。这种”凭“与”莫凭“,思与莫思的矛盾情绪,恰是词人真切的人生体验,”别时容易见时难“亦是。从一代天子沦为丧国之囚,对词人来说,是莫大的悲剧。当一切已成定局,就由不得人难以割舍了。离合其实两难,聚散无常。虽千般不舍,万般无奈,逝去的终究还是逝去了,追悔莫及,为时已晚。此句蕴含了词人与故国相见无望的绝望。

  末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更是把这种绝望推向顶端。”水之东逝,花之凋落,春之归去“三者皆难返,”天上人间“不复见。在”春意阑珊“之后,”春去也“。这三个字,包含了多少留恋、惋惜和无可奈何的悲哀!词人以”天上人间“作结,气象阔大,戛然而止,使人回味无穷。”天上人间“似遥不可及,又似一个寄望,总有一个地方,能抚慰词人的哀伤。

  这首词只有五十四字,却写尽了词人国破家亡的凄苦悲凉,写尽了一个亡国之君对故国之思。有别于当时的花间词风,气象阔大。词人把个人家国之痛,扩展之、升华之,从而触发人类心灵深处的悲剧情感,使人产生共鸣。千古哀音,不禁涕泪。


【赏析四】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五更寒,是梦后事;忘却身份,一晌贪欢,是梦中事。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中梦后,实际上是今昔之比。李煜《菩萨蛮》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菩萨蛮》写得直率,此词则婉转曲折。词中的自然环境和身心感受,更多象征性,也更有典型性。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将引起无限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江山遥远,深感”别时容易见时难“。两说都可通。”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阑珊“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不久于人世。”天上人间“句,颇感迷离恍惚,众说纷纭。其实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上人间“,本是一个专属名词,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

  李煜用在这里,似指自已的最后归宿。应当指出,李煜词的抒情特色,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抒写自已人生经历中的真切感受,自然明净,含蓄深沉。这对抒情诗来说,原是不假外求的最为药物治疗癫痫病能治愈吗本色的东西。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还是心怀故国,都写得哀感动人。同时,李煜又善于把自已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情上相互沟通、唤起共鸣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如此,此词亦复如此。即以”别时容易见时难“而言,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是一种人生体验。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无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

  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调短字少,然包孕极富,寄慨极深,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


【赏析五】

  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这首词以缓慢低沉的调子奏出了一支如泣如诉的哀歌,抒发了词人沉痛的亡国之恨,用今昔对比的手法,表达了对过去的无限怀念。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门帘外传来潺潺不绝的雨水声,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了。开头两句起调很缓慢低沉,勾画渲染出暮春阴雨天阴冷凄凉的景色,和词人苦闷忧愁的心境完全融合在一起。

  ”罗衾不耐五更寒。“词人在五更天被春风吹雨的声音惊醒,而五更天是一昼夜气温最低的时候,连丝绸被子也挡不住寒冷,再也难以入睡,进一步描写了词人凄苦不安的心情。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回想在梦中暂时忘记囚徒的生活,享受片刻的欢乐。李后主经常借梦境抒发对过去欢乐的怀念,如《子夜歌》:”故国梦重游,觉来双泪垂。“《望江南》:”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在梦境中又重现了昔日南唐春季去游上苑时的欢乐情景。梦中的景象与现实的处境对比,只能更悲苦。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凭栏远眺,很容易想到南唐故国,所以不愿意独自凭栏。离开故国后,再也没有相见之期了,”无限江山“与”雕阑玉砌“一样,都指他的南唐小朝廷,他在《破阵子》中写他准备投降”垂泪对宫娥“,他从未想到人民。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流水落花“代表了春天,也代表词人的心情。流水、落花、春去,连用三个比喻,比喻词人过去的繁华再也不会回来了,这种对比是”天上人间“。据说他的旧臣听了这首词后,都落泪了。

  这首词节奏婉转,从句到篇围绕中心意思,构成了完整和谐的整体。先写帘外的自然景色,然后转到写帘内的人,写帘内人的内心活动,接着写人的梦境,又从虚幻的梦境写到现实的生活。由景即人,由虚到实,情景交融,虚实交错,亡国之痛象主旋律一样回旋曲折,感情越来越沉痛。末句和首句互相呼应,不但使结构完整,而且表达了词人悲愤万分的心情和身如隔世的感慨,造成了一种余恨无穷的艺术境界。在手法上,运用了以环境渲染来塑造人物形象的方式,通过对客观事物的描写,春雨潺潺,寒气逼人,突出了他长夜难眠的神态,展现了词人的内心世界,烘托了词人忧心忡忡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