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如歌似夏-

时间:2021-04-05来源:异界文学网 -[收藏本文]

如歌似夏

作者——豆浆油条

【01

前不久,或许还要早些,因为该死的补习班,好晚我才往家赶。

那天晚上刮着大风,从巷头刮到巷尾,似乎瞬息间卷走一切温度。我就是在这样糟糕的天气下认识的夏桑,她20多岁的样子,不是企业白领,不是富家小姐,更不是什么文艺女青年。见到她的时候,她正驮着一口巨大的锅,往一个破败不堪的小推车上放,小车上挂着用废纸箱做成的牌子,用劣质颜料写着“特鲜馄饨”四个大字。

她只是个卖馄饨的,而已。

说实话,她的相貌与身份,实在不好放在一块。一个染着深红色头发的精致女生,不坐在大学教室,不躺在放满玩偶的床上,却在大半夜驮着乱七八糟的馄饨摊,卖力的顶着风前进。上帝似乎对她太过残忍了些。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在巷口,拦下了正埋头推车的她,支支吾吾的告诉她我想吃碗馄饨,叫他可不可以别急着回去。

可她却把头一歪说道“不买了不卖了!我还要收摊回家,明天再来吧”

我因为实在是饿的受不住了,所以一阵慌忙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大钞,在他面前扬了扬说道“我用这个买你一碗馄饨,你卖不卖?”我猜想她大概是不会接的,像她这样出生贫穷又肯吃苦的女孩儿,一定不会轻易接受不该要的钱,我拿出钱也只是让他看看,我是真想吃碗馄饨罢了。哪知他贼兮兮的盯着我手上的钱,一下便将车停住。

我看她驮起那口锅,重新架在灶台上,再麻利的烧水,包馄饨,下馄饨,舀馄饨,直到一碗冒着热气的馄饨摆在我面前那张破烂的小木桌上,她才松了口气,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快的惊人。

她边笑边拍着我的脑袋说道“小鬼,快吃吧。”

我没好气的拉过馄饨,道“再叫我小鬼,就别想要钱了。”我话未说完,她变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动不动地看我狼吞虎咽吃馄饨的样子,脸上笑意十足。

居然是个没骨气还贪小便宜点的女生,活该她大冷天还在这破巷子里摆摊。不过我还真有些后悔,不该花这么一大笔钱来吃什么破馄饨,这下好了,自己非但吃了亏,还让那个该死的女生占了便宜,平白无故的念我小鬼。

可直到我喝完那碗馄饨里最后一口汤,准备走人时,他却对要钱的事只字未提。我看她又一次驮起大锅,费力的放在车上,放上还未卖完的馄饨便趁着朦胧苍白的月色,一点一点消失在这个漆黑的巷子里。

我才反应过来,便在她身后大喊道“喂!喂!钱!你还没收钱呢!”

透过昏暗的月光,我看见她头也不回的蹬着车,慵懒的举起右手摇摆,用不大不小却又足够响彻这安静小巷的嗓音说道“算了小鬼,天晚了,赶紧回家吧。”

[02

再次见到夏桑是在学校,那是清光无限的正午,她深红色的大波浪卷发,在平凡的人群中耀眼刺目。我看见夏桑身后跟着杂七杂八的的馄饨摊子,因为是白天而看起来更加破旧。我本想上前打声招呼,却还是放弃了,怕她早就忘记了我这个在大半夜吃老年人的癫痫是怎么引起的?馄饨还不给钱的小鬼了吧。

她就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在我经过的时候,竟伸出细长的手臂,用力的拦住了我。

“小鬼啊,我们又见面了!”她正揽着我的脖子,深红色的头发在我脸上粘着。我们明明不熟,却又是一副极其熟络的样子,像交情好的朋友。但对于她还记得我这件事,我还是比较开心的。

“哎,你叫苏清浅啊,名字蛮好听嘛”她盯着我胸前的校卡,称赞道。然后随即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大叫道“你是八年级三班的学生?!”她大惊小怪的拽着我的校卡,那力度,差点没见我的校卡从衣服上拽下来。

我掰开她拽着我校卡的手,说道“我们班又没鬼,衣服快被你撕烂了啊。”我故作不满。“那里有你认识的人?”

“没没没,我,我有时候就爱大惊小怪,对不起哈”她因道歉而弯起的背再次抬起时,我看见她的表情又变的吊儿郎当起来,笑的甚为夸张。

“哈哈,小鬼你猜猜,我为什么那么高兴?”

我摇头,便看向她。

“哎哟,你猜猜嘛。”

“不说就算了。”我作势要离开,她果真上了当,毫不保留的边说出了口。

“告诉你啊,我在也不用去那个鬼的地方卖馄饨啊。”她说的激动,口水喷了我一脸,空气中充斥着满满当当属于她的开心与骄傲。

“那你去哪儿卖,国外?还是开连锁?”我问

他并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得意的指着我身后的建筑,说道“你们校长已经同意了,往后我就可以在你们食堂里卖馄饨了!怎么样?很棒吧。”

我忍着笑冲她点头,但心里却想他到底是有多容易满足,只是在一个小小的食堂里卖馄饨,却像是得到了世界般的兴奋。还以为他要开什么连锁店大干一番,原来只是这样。有必要那样骄傲得意么。

“我冲他摆摆手,说“那祝你生意兴隆,我要走了。”

“哎,你等等。”他叫住已经转身的我,又重新站回到我的面前。嘴巴一张一合,一副有话说的样子。看他欲言又止,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从上衣口袋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一元钱搁在她的手上“喏,这是前几天没给的馄饨钱,你拿去吧,”说完我又转身向前走去。

“我不是要你馄饨钱的。”

我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她“那你还有什么事?”

她走上前来,一边把钱重新塞在我的衣兜里,一边小心翼翼的问我“能带我去你们学校参观参观吗?算是提前熟悉熟悉工作场地,行吗?”我看她可怜兮兮的央求我,那样子实在不好拒绝,虽然我想早些回家,虽然我并没有多喜欢这个卖馄饨的女生。

“行是行,可那些东西……”我蹙着眉,用手指着他身后破败不堪的馄饨摊。

“拉进去呗,收拾收拾就能开张了。”说完他便拽着我和摊子,向学校走去。

我本以为送她去食堂就行了,也不知道她那里有那么大热枕,非要去我们班看看,我拗不过他,就带她去了。他进了教室便认认真真的癫痫症状有那些看着每一张桌子,桌上写着名字,是漂亮的钢笔字迹。

我看她掠过一张又一张的桌子,却停在了墙角跟上最不起眼的那个桌子前。

“夏 远 航,是你的同学吧?”她指着桌上写名字的纸条问我。

“嗯,但不太熟。”

“是么,那他成绩好吗?”

“倒数吧,反正不太好。班上的同学也都不太喜欢他,闷葫芦一个,对了,你为他做什么?”

“呃……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

她低着头不再说话,很是沉默。待抬起头时,我竟清楚的看见,她眼里全是哀伤,那眼睛像是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一遭,冻得冰冷暗淡。

可惜那时,我并未看懂她为何如此。

【03

后来再见到她,他已近换上了纯白的工作服,但招摇的深红色卷发,在这个灰扑扑的学校依旧很醒目。

她的生意也如我预想般的好,但顾客大多是学校的男生。这也难怪,她那样漂亮,这样的情况还真是合情合理。就连我,也会忍不住跑到她的摊前。有时她实在忙过来,我也会好心的搭把手,时间长了,我竟发现她每次舀馄饨的时候,都会多舀给那个叫夏远航的男生。

记得那天在我们班,她就向我打听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她偏偏对夏远航好,难道不该讨厌吗?我们学校的学生无一不讨厌他,他实在是太丑了,金鱼一般浮肿的眼睛,厚厚的嘴唇,两排又大又黄的牙齿和长满青春痘的脸,他似乎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可就算长得不完美,那也可以用性格去补救啊,可他孤僻,胆小,不爱说话,还总爱在别人看不见得小角落里发呆……因为这些原因,夏远航变成了人见人跑的瘟神,一个永远都尘封在狭小黑暗世界中的可怜虫。

说实话,连我也不喜欢他。

那夏桑的偏心未免也太明显了,我本不想多问,可时间久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知道了她总会在夏远航的碗里,多放些馄饨,多放些香菜,甚至在馄饨下埋几个荷包蛋,几块冒着油的鸡块。

“夏桑姐,你怎么老是多舀饭给夏远航啊?你们认识吧?”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便跑去问夏桑。

“我,我不认识他,就是……”

“同情他?”我抢先替他回答,她也默默的点点头。原来就只是同情啊。

那你可别再同情他了,对他可没好处。”我撂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我并没有平白无故的胡说,应为那天在学校后的小树林里,看见几个高个子的学长在打夏远航,其实平常就总有人闲着没事爱找他麻烦,可这次不同与寻常,我看见浓稠的鲜血顺着夏远航的脸颊流下,滴落在白色校衣上变成一团一团触目惊心的血花。我想去救他,却又不敢,呆滞着停在原地。

有时候,我发现我才是那个最懦弱的人。

我就站在不远处,不安的看着。直到那几个学长离开,我都没能鼓起勇气走近看看他。

倒是他,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扶着身后的树站起开,利落的擦掉了头上还带着体温的血液,我清晰的看见,那时的他,正儿童癫痫病治疗抬头看着头顶的烈日,那样子,就像一只倔强的野山椒。

然后他离开了,看见他渐次模糊的背影,渐次瑟瑟发抖却努力装作坚毅的背影,消失在我仅有的视线里。不知道为何,我第一次为他感到哀伤,而并非讨厌。

告诉夏桑别再偏心,或许也是为了他好。要知道学校有多少学长喜欢夏桑,他们看见夏桑如此偏向夏远航,自然觉得恼火,让他挨顿打也再平常不过了。

我虽然依旧看不起他,但还不想他活得太苦太累。

【04

我以为夏桑不再偏心,哪知道她更加的变本加厉,把馄饨一个又一个塞满夏远航的碗,直到放不下为止。

“我说,不是叫你别再多打饭给他了吗?”我在一旁提醒,可她只顾着收钱,似乎没听见我的话。

我摇了摇头便走了,挑了一个清闲的位置坐下,可刚抬头,才发现对面坐着夏远航。他正错愕的看着我,似乎也刚看见我。

他没有说话,起身准备离开。我才想起,他总是一个人吃饭,因为怕倒被人的胃口,怕别人看见他会吃不下饭,所以总会知趣的离开,独自一人。

“哎,你走什么!坐下来一起吃啊。”我及时的拽住了夏远航的手,叫她坐下来。我看他吃惊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快坐下吃啊,小心馄饨凉了。”

他听我的话,乖乖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他因为我的挽留而变得异常兴奋,馄饨在筷子间好几次就要掉下来。我有些哀伤,原来他是那么需要一个不讨厌他的人啊。

“那个,馄饨好吃吗?”我问他

他点点头,笑了起来。

“夏远航啊,你难道没发现卖馄饨的那个姐姐,对你很好吗?”

他木纳的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就只顾着摇头。

“你们认识?”

他依旧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

我觉得也没什么好问的,便低下头吃饭。只有夏远航还傻傻的咧嘴笑着。

看得人想哭。

【05

后来因为临近期末考,所以很少到夏桑哪儿去。但校园里总是能听见源源不断的议论声,对夏桑的偏心感到不满。

有几次我劝她别再这样了,可她不听。而夏远航也木讷得要命,丝毫没发现有人总是对她好。我无心在意这些,既然不听我的劝,那我也别多管闲事了。

再后来我与夏桑越来越生疏,很少见面,也很少再去食堂吃馄饨。只是一直以来都知道夏桑依旧在食堂里不顾他人的目光而偏向夏远航:而夏远航呢?也依旧像个傻子似地接受。

慢慢的所有人都淡忘了为件事,每天平淡的看着夏桑多舀些馄饨放在那个男孩儿的碗里,这甚至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可直到有一天:

那天的天气热的出奇,阳光如同滚烫的热浪从远处袭来。我刚踏出校门,便听见一声沉闷的碰撞,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发出声响的地方。我站在原地,前方是十字路口,车流汹涌。待更多的人聚集在那里,我才意识到什么患了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好,疯狂的挤进人群。

如我所料,有人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躺在地上的,正是夏桑,脸色是我从未见到过的苍白。

我看见他身边站着惊魂未定的夏远航,便猜想夏桑一定是为了救他,才被疾驰而来的车子撞倒,变成了惨不忍睹的血花,融进了天边的热浪。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06

我目睹过无数次车祸,从来都只是像看热闹似的望着被撞倒的可怜虫,耻笑着眼前这场俗不可耐的意外,再面无表情的退出人群,我从未为那些消失的生命而感到悲伤。

可如今,我身处其中,才知道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嘴脸有多可憎,

自己有多悲伤。

才知道每一场看似俗不可耐的意外都会卷走某些人如洪流般的眼泪和伤痛。

【07

夏桑就这样死了,仿佛她活着的身体还停留在上一个瞬间,还在笑,再闹,在用扑着面粉的手,认真包着一个又一个馄饨。可她终究是死了,她的死,且为我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剧目:

那是她死后的一个星期:

那天我正替她处理食堂里堆放的馄饨摊,打算送到到收废站,却在柜子的夹缝,摸到了一张还浸着油渍的便签纸,下面是夏桑漂亮的钢笔字迹,写道:

“远航,你也许忘记了我是谁,忘记了我们本该有着千丝万缕般的联系。我们是这个世界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骨肉至亲,确形同陌路。记得父亲在你五岁的时候丢下了我,带你远走高飞,那时我就穿着单薄的外衣,坐在飘着雪的大年夜,你也许早就忘了。后来我竟无意间找到了你们,可我不敢和你们见面,怕留给我的依旧是分离。可后来父亲竟死了,丢下了你一个,我不放心你,便悄悄的跟在你身后,每天每天……后来我有机会来你的学校,我真的好开心,开心以后能天天见到你,我为你做不了任何,也只能每天悄悄在你的饭盒里多加点菜,姐姐也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请原谅,姐姐至今都没能有勇气与你相认,请原谅……”

我握着洋洋洒洒写满字的便签,心口疼痛异常。眼前突然浮现出夏桑生前的模样来:她每天不顾别人的不满,倔强顽固的在夏远航的碗里,用心的填满一个又一个充满爱意的馄饨。

没人知道,这是一个不能与亲人相认的姐姐,所能为弟弟做的唯一。

唯一。

【08

那封信我最终还是未能交给夏远航,我想,有些事情不知道或许会更好。

夏桑死了,我默默的代替着它的位置,我不再看不起夏远航,而是真心的与他做了朋友,我想对他来说,一个朋友是有多么重要。

与夏远航做了朋友,才发现他与夏桑一样的乐观善良,一样的坚强善良,他私下了他的伪装,他的面具,不再动不动的哀伤,不再时不时的失落,他开始勇敢微笑。

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勇敢的,微笑。

微笑,想生前的夏桑那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