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没有理由不坚强

时间:2020-11-27来源:异界文学网 -[收藏本文]

1992年是猴年,也是他的出生年。10月怀胎,一朝分娩,在9月16那天,他来到这个世界了,为在偏僻的农村的家新添一份喜悦。由于他怀他的时身体不好,吃了很多中药调理,怕日后对孩子不喜欢就试探一下他爷爷,故意走到他爷爷的跟前说:“爸,这孩子,可能会是傻子,还是把他送到火车上去吧。”爷爷急了,说:“把孩子抱出来,让我看看。”孩子抱出来了,爷爷对他说话,他也咿呀咿呀的说着,虽然那时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听不懂的火星语,而且边说边笑,相当的激动。爷爷很严肃的对孩子的父亲说:“这哪是傻子呀,明明就是我的乖孙子,你敢把他送走,我跟你急”。从此这个孩子跟他爷爷结下不解之缘。

每当他躺在竹椅摇床里面哭时,他爷爷就会着急的跑过来,抱起他,给他吃饼干,在当时极其贫穷的家里,这饼干对于爷爷来说,可是十分珍贵,是当爷爷身体不好,不能抽烟,当烟瘾是在是无法控制时就吃一块饼干,用这样的方法来消除烟瘾,所以自己的饼干除了自己吃,只会给自己最小的孙子吃,所以其他的三个孙子就只能望着最小的弟弟吃。

爷爷对他的爱他永远记得,等他长大一点了,差不多5岁了,他总会把自己家种的红薯偷偷地藏在衣服兜里,一个一个的拿到爷爷住的房间里,然后放到爷爷烤火的火钵里面,等熟了,就和爷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构成一幅温馨的画面。爷爷是一个十分爱安静的人,可能是受到爷爷的影响,后来他也十分爱安静。爷爷每天都是待在自己的家里,很少出门,坐在自己的房子大厅靠墙的位置,手上抓着一把谷子,然后用手拨开谷子,然后就放进嘴里嚼起来,这样至少可以控制烟瘾。而这孩子以为爷爷在吃什么好吃的,也吵着要吃,爷爷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这样的哀求着,于是摊开手掌,给孙子看:“喏,就是这个谷子,没什么好吃的”,这孩子不信,自己非得从爷爷手上抢来几粒谷子,学着他爷爷的样子,用手拨开谷子然后放进嘴里,然后闭上眼睛再悠闲地嚼碎,爷爷看着他的这个样子觉得好笑,怎么自己会有这么傻的孙子,随口问一句:“好吃吗?”“好吃!我还要!”,后来,他天天坐在爷爷身边,跟着爷爷一起在那里啃谷子,像老鼠一样的啃。

再过了几年,他该上学了,爷爷带他去学校报了名,读了一个一年级后,爷爷第二年带他去报名,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又报了一年级,所以他无缘无故的比别人多读了一个一年级,那时他的父母已经到广州务农去了。

冬季很快到来了,母亲实在是想念儿子,就回家把他带到广州去了,让他在广州读书,在广州的日子,他吃的很好,也很勤劳,可是个子就是不高。读到6年级的时候,由于升学关系,不得不从广州转学回到老家来读书,可是不知道这是上天故意跟他开玩笑还是命中注定有这么一个劫难,他回到家里读书时,正好老家的小学没有6年级,所以只能读5年级下册,本以为读完五年级就可以进初中了,可是不久校长宣布一个让他觉得天大的笑话的政策:“同学们,今年我们有六年级了,你们还要在这里读一年才可以读初中”。所以他读了两个一年级,两个五年级,两个六年级,想起以前跟他一起读书的那些伙伴时,自己差了他们3个年级,心里甚是悲伤。

读六年级的时候,他的成绩总是前三甲,可是个子却不跟成绩成正比,15岁才1米43.在班上是十足的矮子,只能用浓缩就是精华来解释了。在最后的小考中,他进入了一个最差的班级,这给他一个极大的打击,因为恰好那时全国实施九年义务教育,所以初中不设尖子班,可是他从没放弃好好读书。

第一次进入初山西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中学习,什么都是新鲜事。第一次离家学习,所以在初中的第一个晚上,是他第一个不眠之夜,初中的寝室真大呀,就像牢房一样,一个寝室可以容下20几个人。第一夜,大伙心情都比较激动,晚上12点还没有一点睡意,一伙同学躺在床上谈论着暑假的事情,想到家里带来的炒田螺,大家在寝室里分着吃,吃的一身的油。到了1点多了,有点困意。大伙关灯睡觉了,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不知道是谁大叫一声:“天亮了,起床了”他们像诈尸一样,一屁股坐了起来,然后去洗漱,在寝室里肆意喧哗。楼上的高年级的透过窗子大骂说:“吵死呀,一群疯子,凌晨2点就起来洗脸刷牙”。

第一个星期,他带了一罐酱萝卜另外加5块钱生活费,因为大部分的菜在昨晚被他和室友分享一顿后没了,只剩下一点点,所以酱萝卜只维持了一天的生活,后来就只能用剩下的5块钱了。当他去食堂打菜时,才发现初中的饭菜是如此的昂贵,果断的选择放弃打菜,跑到校园商店里买了一罐辣椒酱,还是老干妈牌辣椒酱。每次吃饭就用筷子夹上一点点,然后在一阵烧辣中将自己的三餐解决了,一连几天辣椒酱下来,他都不敢去上厕所了,那个难受的呀,走路都不敢走。

熬到最后一天,早饭午饭都没吃,直接等着回家吃晚饭,大吃一顿,像从监狱里面刚放出来的。后来他学乖了,不再吃辣椒酱了,受罪呀。

可是就在他初三时,家里发生大事了,人生也从此发生变化了。他的父亲,因为在外务农,喜欢抽烟,喝酒,每次在菜市场卖菜时总是烟不离口,一天至少两包烟,这样的生活习惯让他父亲不幸得了肺癌。当检查出来的时候,父亲吓呆了,母亲哭了,兄长也变得沉默了,他更加伤心。

正好那天是他中考体育考试,他以满分的成绩通过考试,心里甚是高兴,在学校正赶回家的时候,接到父亲从广州打过来的电话,电话里,父亲的声音让他感觉从来没有过的害怕。父亲用超级沉重的语气对他说:“怎么办了,可能以后没有钱供你读书了,我过几天回家去南昌看病……”

他没有说话,只是难过,回到外公家里,没有吃饭,一个人躺在床上,什么也没有干。

第二天便回到学校,开始更加努力的读书,他的目标改了,曾经只是想考到县重点高中就可以了,这次他想考全市最好的高中,每天晚上,他都一个人看书看到10点半,然后才熄灯。

一个月后,参加中考,这次考试,他超常发挥了,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全市最牛的学校,可是他不知道,在以后的高中生活中,他的日子更加苦了。

面对儿子如此优秀的成绩,已经到了癌症晚期的父亲坚决要让儿子读高中,就算是借钱,也要让儿子读书。高中第一个学期的学费是从村里借来的。

进入高中时,他只带了3000块钱,这3000块钱里面包括了他的学杂费,补课费,伙食费。第一个学期的学杂费是1522元,补课费是600元,所以交完这些费用后,就剩下1000元不到。所以他每天在学校里的伙食费是6元,早餐是1.2元的泡粉,午餐是3块的饭菜,晚上是1.8元的饭菜,加上学校的免费的汤,就这样,一日三餐就只这样解决的。幸好他的班主任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知道他家庭经济条件如此的差,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都给予他最大的帮助。老师和同学的慷慨帮助他才能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才能够在高中待下去。

其实没有谁能理解他是怎样的心,是怎么做到的,能够在高中读完这三年,他曾经这么说,真正的高中他只读了一年,高一高二这两年,他根本没有读进去,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倒数,在教室里上课,他往往青海看癫痫哪家医院靠谱分神,别以为他盯着黑板看的那么认真,其实这只是一个用来迷惑老师的假象,他真正的心早就不在教室里,而是在家里,惦记着躺在床上的老父亲。每个星期都给父亲打电话,想知道父亲的情况。

暑假里,他回家了,从来没有告诉过父亲他在学校的成绩,因为不想让父亲知道他在学校的成绩有多差,不想让父亲知道他到底在学校是怎么学习的,父母也从没有去过自己的高中开过家长会。当面对父亲过问成绩时,他总是以谎言的形式告诉父亲:“爸,我这次考了480几分,每次考试试卷都很难,所以老师说我能考上大学。”每次说完,他的心里就有很大的负罪感,父亲心里是很高兴,却不知道儿子此时会欺骗他。

父亲的胸前是一个有碗那么大的肿瘤,至今还不知道那个瘤子是叫肺癌肿瘤还是胸腺肿瘤,因为曾经在南昌肿瘤医院检查时检查单上面写的是肺癌晚期,所以父亲一直以为是肺癌,可是有一次,一个远房亲戚来到他家,发现他父亲的肿瘤长在胸前,所以说这个不是肺癌,而是胸腺癌,所以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证实到底是什么癌,姑且就叫肺癌吧。每天半晚时分,父亲胸前的肿瘤就开始发作,发热,就像摔跤跌肿了手的那种情况,所有的细胞外液都往组织液中入侵,胸前的肿瘤有着往外扩张的趋势,一直膨胀,所以父亲疼的在床上一直喊:“哎呦,疼死我啦,哎呦,疼死我了……”再加上家里的房子只有一层,父亲住在那个小房间里,小房间只有一个窗户,所以到了夏天,房间里面是闷热无比,整个房间就是一个大的烤箱,父亲又一直躺在床上,无法下床,所以只能够用电风扇吹风,家里两台电风扇交换着吹,始终无法解除房间内的那股热气,只能稍微降低一点。所以此时,作为儿子的他看着父亲如此的疼痛,心里十分的难受,自己的眼泪也慢慢的流了下来,然后慢慢地从房间里走出来,不让父亲发现,最后走到楼梯下的角落里悄悄地将泪水擦干,也不让母亲看到。每个夜晚,虽然两个房间中间隔着一个客厅,可是父亲的疼痛时叫喊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作为儿子的他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太吵,而是晚上睡觉时,用耳机塞住自己的耳朵,然后打开自己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别人都不想要的手机中的音乐,是催眠曲,只有每天晚上听着这样的曲子,用曲子的声音盖过父亲的声音,他才能睡着。

暑假很短,高中每年暑假都要补一个月的课,所以在家的日子只有一个月,所以每次暑假,他都是在家里忙着收割稻子,插秧。自从父亲生病在家,母亲一个人把家里的8亩1分田全部自己种了下来,有时候自己不在家,母亲一个人要收割稻子,还得把一袋一袋净重高达100斤的稻子扛着从田里面走到马路上,对于身体消瘦的母亲来说这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每次收割稻子,然后扛谷子,然后拉着谷子到家里,天黑了才回家,回到家里,母亲坐在凳子上休息一下,然后马上又去房间里看一下正在叫喊的父亲,给他倒水,搀扶他去上厕所。最后还得给父亲打水擦洗身体,还得喂饭给父亲吃。有时候妈累的实在不行了,会坐久一点,然后给父亲做饭,父亲自从躺在床上无法自己一个人下床了,脾气也变得暴躁了,有时候,母亲可能因为农忙没有时间去街上买菜给父亲吃,父亲不喜欢天天吃家里种的菜,偶尔就会耍小性子,母亲喂饭时,看到又是昨天一样的菜,就不吃,母亲心里很生气,因为自己在田里干活,累的都快虚脱了,回家给父亲做好饭了,父亲竟然不吃,心里实在是觉得委屈,偶尔会在厨房里面说几句不中听的话,但是不会让父亲听到,但是说完后又重新做过饭菜给父亲吃。晚上母亲基本上没有睡过什么好觉,因为父亲的疼叫声。

所以每个暑假,他回家就是帮助家里做家务,跟着母亲下田干活,偶控制大脑异常放电的药尔有时间就在父亲旁边,陪着父亲说说话,说的差不多了,父亲就会要他去做作业。他就会乖乖地听话,去做自己还没有开始动手的暑假作业。

日子很快过去了,暑假就这样在忙碌中流逝了,回到学校,自己已是班上最黑最瘦的一个学生,在同学面前,他从不谈自己在家到底做了些什么,使得自己这么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只是说在家里做家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日子重复了一遍,转而已是高三了,课程全面结束了,开始进入总复习阶段,可是成绩还是上不去,自己心里着急,可是面对不怎么开口的父亲的询问,他依旧是那句谎言,父亲知道他是欺骗他,只是没有揭穿而已。当他谈到以后填报志愿时,希望能够让父亲来做选择,父亲说:“我可能到不了那个时候了,你自己选择吧”。父亲的话深深地刺激了他,他一个人在六楼的寝室里的阳台上,关了灯,静静的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夜市,学校的马路上有着一家人在路上散步,欢乐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他不知被羡煞了多少回,可是天公非得弄这么一个结果给他,让他只能躲在角落里羡慕。

他是班上唯一一个可以带手机去教室的学生,这是班主任特许的,因为在开学前,父亲嘱咐他说:“到了学校,记得把手机带在身上”。所以每天他都带着手机去学校,但是不是为了玩,只是为了等那个不想等也不想接听的电话。突然有几天,他的身体一直不适,吃饭的时候,老是反胃,吃不下东西,他预感要出事了,因为前一个月祖母去世前几天也是这样,身体不适,然后就过了一两天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祖母去世了。时间还是在流逝,最后这个不想等也不想听的电话还是打来了,那是2011年农历十一月初七,上语文课,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他迅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是父亲的电话,他急忙跑出教室,完全不顾语文老师的感受,颤抖的手按了一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的是母亲哭泣的声音,母亲哭着说:“孩子,快回来吧,爸已经走了”。他自己已经惊慌失措了,对着手机说:“妈,我马上回来,你在家等着我”,然后他冲进教室,拿上伞就往寝室走,路上他给班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说明情况,就回到宿舍,换上一件白色外套,和黑色裤子,急急忙忙的往车站跑去了,一个劲的奔跑,班主任给他打电话说:“别急,注意路上的车,你不要跑,千万注意安全。”可是他左边答应了不跑,可是右边就不停的跑,等了许久,车子没来,他一个劲的跺脚,嘴里念叨:“还不来车,还不来车”。

最后做上回县城的车子,然后转车。

回到家里,他跪在父亲的跟前,嘴里喊着:“爸,我回来了,我从学校回来了”,然后在床前的烧钱的盆里面烧了一些纸钱,跪了很久,他都没有起来,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母亲也在旁边哭,哭得他心都碎了,他自己眼泪也不停的往下流,流进了嘴里,咸咸的。

那天他一口饭没吃,母亲煮了鱼头粉丝给他吃,这是他最爱吃的菜,可是依旧吊不起他的胃口,拿起筷子又放下了筷子,实在是吃不下。晚上他给父亲守灵,和母亲两个人坐在客厅中间,父亲躺在以前父亲睡的那个房间,他时不时的会进去给父亲床前的引路灯加油。然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父亲的遗体,母亲知道他又进去了,怕他害怕,把他叫了出来。

坐在客厅里,母亲给他讲了前一天父亲对母亲说的话,那时母亲并不知道父亲就会在那天离开,所以没怎么在意,只是嗯嗯嗯的回了几句,父亲对母亲说他最大的两个心愿就是想看着自己的二儿子考上大学,然后就是看着大儿子娶媳妇,其他的就没有。父亲还对母亲说希望自己走了之后,要母亲不要告诉正在学校读书的他,要不然他甘肃癫痫哪个医院权威会分心的,现在是高三关键时期,不能分心,当母亲告诉他这些时,他眼泪又不由自主的从眼眶里逃了出来,母亲跟父亲说这是瞒不住的,每个星期都打电话来,要你接电话,怎么可能不会被儿子知道,你知道儿子的脾气,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他一定会从学校赶回家的,另外父亲还对母亲说,自己真希望爬到外面去死,这样不会弄脏这个房间,怕儿子以后不敢在这个房间住。唉,母亲对父亲说:“儿子是不会怪你的,你放心好了”。父亲对母亲交代了很多事情,然后最后说了一句明天他希望吃年糕,之后就没说话了。

他听完母亲讲诉的这些事情,眼泪一直流,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那一次,他的心真的伤透了,父亲的离去,让他心都碎了。他在父亲目前跪了不知道有多久,只知道起来后自己已经站不住了,如果不是母亲扶着他,时刻都会倒在地上。

后来就是料理父亲的后事,亲戚都来了,家里没有钱,父亲的葬礼上只有唢呐吹着,一条长长的送葬队伍,在风中走过。风很凉,凉的就像他的心一样。

过了头七,为了不耽误课程,他离开了家,回到学校了,哥哥也返回江苏上班去了,只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家,每天他都会给母亲打电话,怕母亲害怕,让母亲早点吃好饭,然后关上房间门,在里面看电视,母亲晚上怕黑,所以叮嘱母亲开着灯睡觉。在学校里,班主任多次找他谈话,安慰他,让他化悲痛为力量,他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牵挂了,父亲已经走了,自己已经不用在记挂父亲了。所以之后的几个月里面,他努力了。成绩和以前相比,可以用突飞猛进这个词来形容,虽然在年级上还是那么的落后,但是相比以前,已经是大大提高了。毕竟高一高二他根本没有心思读书,只挂念着家里的父亲。又一次考试,他考的比同桌还好,而且真的上了二本线,他的同桌问他说:“你怎么能安心在学校里读书,如果是我,我绝对没有你那么坚强,我肯定会读不下去的”,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当你处于这种情况下,你只能逼着自己在这里读书,如果我不坚强,那我又能怎么样,我只能在这里读书,但是我的心却不在这里”。

是呀,如果他不坐在那里,那他又应该去哪里?面对父亲的期望,他只能坐在教室里面,即使是坐针毡,他也必须的坐在那里。

高考后,他的分数是535分,比预期的估分高出了55分,比二本分数线高出了49分,当他从班主任那里知道这个分数时,热泪盈眶,立马跑到父亲的坟前,说:“爸,我高考考了535分,比二本高出49分,我能考上大学的”,可是此时父亲已经不能够给他回复了。

填报志愿时,他本来报考了中央司法警官学校,就在面试当天,还没参加面试就被劝退了,后来他又填报了4所医科大学,因为他从小就想当医生,加上父亲是因病而死,更加坚定了他当医生的信念,可是事情总是会发生突变的,最后他考虑到读医科的时间,学费等一系列问题,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些院校,去了一个别人都不想去的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新的征程。

很多人都说过他很坚强,其实他没有理由不坚强!如果他不坚强,他还会像今天这样的坐在大学里,能够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吗?如果他不够坚强,或许那时他就已经没有机会了,也不会成为村里唯一一个考上考上高中,同时考上大学的孩子,如果他不够坚强,那么等待着他的路又会是一条怎样的路?他很庆幸,他当时选择了坚强,选择了不放弃。

忘了告诉大家,那个男生其实就是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